當前位置:養兔網 > 行業資訊 > 種植草莓

李丕華大棚種植草莓蜜蜂來幫忙

發布時間:2019-07-29 14:44 種植草莓

新型職業農民李丕華:讓拖拉機和蜜蜂幫干活 輕松把錢賺
郯城縣港上鎮是魯南地區重要的草莓產區。春節前,當地草莓的價格一般在五六元一斤,港上鎮向陽社區李丕華(右圖)的草莓卻能賣到10多元一斤。草莓賣得貴,離不開李丕華按照專業化、高標準的模式來種植。


新型職業農民李丕華:大棚草莓種植蜜蜂來幫忙
投資四十萬,建起4個“超級”大棚
占地三四畝的冬暖式大棚還算常見,占地四畝多的拱棚卻不多見。據了解,當地種植草莓的拱棚,面積一般在一畝地左右,去年秋天,李丕華卻投資40萬元,建了4個總占地16畝的大棚。
在當地,很多農民認為拱棚效益不高,一般建設投資也就是一兩萬元,李丕華將大棚建到4畝多,并且采用鋼架結構,每個投資達到將近10萬元。李丕華卻認為,只有這樣高標準的大棚,才能提高草莓的品質,也才能多賣錢。
走進李丕華的大棚內,視野很開闊。據了解,大棚的高度達4.2米,最寬的一個大棚的寬度達到24米。“大拖拉機開進來完全沒問題,這樣才能把地翻到位,避免板結。”李丕華說。
在這些大拱棚里種草莓,草莓長勢會更好。據介紹,當地種植草莓的普通拱棚,晚上降溫速度較快,冬天很容易降到零度以下。占地4畝多的大棚,晚上降溫慢,最低溫度也能保持在10度。
溫度恒定了,大棚內授粉的蜜蜂也活躍,授粉率提高。李丕華大棚里結出的草莓果型比較正,沒有畸形果,大小都是標準的雞心型。去年冬天,李丕華的草莓比普通農戶的早上市兩周。
引來草莓新品種,賣價翻一倍
港上鎮當地種草莓已經有十多年了,主要銷往南方市場。為了適應長途運輸,當地種植的還是肉質較厚,比較耐運輸的品種,但是這種草莓口感相對差一些,價格也低。
去年春天,李丕華特意從濟南引進了個頭大、甜度高的“章姬”草莓。“這種草莓在我們這邊還沒有種植的,我是第一家,它的口感在當地是最好的,不足之處就是皮比較薄,不耐儲運。”   
大棚里,新摘下來的草莓,都被逐個擺放在單層泡沫箱中。每一箱只放一層草莓,就不會出現擠壓的情況,也使得草莓更耐儲運。
“由于是第一年引進,因為適應性的問題,導致一部分死苗,但是價格比普通草莓高出一倍多。”李丕華說。
新型職業農民種地很有范兒
除了16畝的草莓大棚,李丕華現在還種著12畝的大棚蔬菜和20畝糧食。他多次參加當地組織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訓,被農業部門認定為新型職業農民。
李丕華不但種植面積大,而且注重提高引進新品種、新技術,他的4個草莓棚外面全部用自動卷簾機,全部采用滴灌,實現水肥一體化,大大節省了人工。
同時,李丕華注重草莓的品質。種植草莓過程中,以有機肥和土雜肥為主,這樣種出來的草莓口感較好。“如果只用化肥,草莓香味兒沒有這么濃,也沒這么甜。”他說。
據李丕華介紹,近年各地草莓面積快速發展,導致草莓過剩,價格下滑幅度較大。不過,種植同樣的面積,他的收入能比別人高出一倍多。
相關資料:
當“農民”由身份變為職業
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山東樣本
種了10年草莓的山東郯城農民李丕華,早已諳熟各種售賣商機,很少虧本,可不久前,他竟然痛快地做了一筆高達30萬元的虧本生意。
“身邊不少人說我傻。”常年在大棚里勞作、皮膚黝黑的李丕華嘿嘿一樂。可不是么?幾年前,因為當時忙不過來,他流轉出自己的十幾畝土地并賤賣了附著在土地上的草莓大棚和設備;今年,他又花高價流轉進別人的14畝土地,用以擴大規模。幾年間,水漲船高,土地流轉費翻了幾番,這一買一賣,再加上各種設備投入,他多花了整整30萬元。
但是,這次做了虧本生意的李丕華心里有十足底氣。而讓他敢想敢干的,正是他剛獲得的新身份:“新型職業農民”。
李丕華是目前山東省已認定以及正被認定過程中的1300余名新型職業農民的一員,他們多在35~50歲之間。
2012年,“新型職業農民”首次寫入中央一號文件,農業部對其界定為:以農業為職業、具有一定的專業技能、收入主要來自農業的現代農業從業者。同年,農業部在全國啟動了100個縣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試點,其中山東省有郯城等3個縣。此后,山東又先后有3個縣級行政區域被納入省級試點。
“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培育新型職業農民被認為是解決這些問題、促進農業現代化轉型的重要途徑,在農業人口占總人口70%以上的山東,這項工作被不少農業專家寄望為“山東農業的未來”。
從戶籍身份到職業,農民的個體命運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田間課堂
沒有誰比整日與土地打交道的李丕華們更知曉農業技術的重要性。從10年前將收入微薄的小麥地改種草莓大棚以來,只要身邊有培訓的機會,李丕華再忙也去,從未落過一次。
培訓,正是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作的首要環節,而重中之重是將教育資源真正送到農民身邊。在山東,相關培訓工作目前主要由農業廣播電視學校(以下簡稱“農廣校”)系統承擔。
郯城,位于山東最南端,素有“魯南糧倉”之稱,作為傳統的農業大縣,郯城擁有農村人口82.8萬人,農村勞動力資源55.9萬人。
開展培育前,郯城農廣校花了幾個月調研全縣農民素質與農民培訓需求,并形成報告。調研發現,農民喜歡面對面授課的占59.46%,喜歡現場實習的占57.30%,愿在本村培訓的占60.54%。
“我們選擇培訓方式和地點時要更多地組織深入農村、深入基層的現場培訓,讓農民真正在家門口學到實用技術。”報告結論稱。
實踐中,這一方式被形象地稱為“田間課堂”,按要求,田間課堂須貫穿學員種植作物的生長周期,一年開展15次左右。
“不同于以往的‘一事一訓’,也不同于之前把農民集中在教室上課的形式,田間課堂就是專業老師帶領下,在地頭解決農民最需要的技術問題。”郯城農廣校校長劉元龍說。
長清農廣校校長王桂軍則將此解讀為“農民點菜,老師下廚”。
“能不能給我們換個老師講課?上次來的博士理論講得好,到了修剪茶葉時,比劃都比劃不來。”5月5日,濟南市長清區萬德鎮坡里莊村李夫云的茶園里,她和同村的種植戶圍著長清農廣校高級農藝師靳偉祥抱怨。
39歲的李夫云曾輾轉多地打工,2010年回鄉種茶,去年她的兩畝茶園收入了一萬多元,今年的長勢更好。作為當地新型職業農民候選人,她已連續兩年參加長清農廣校舉辦的中職班。
4天后,李夫云們的愿望得到滿足。這次來授課的是附近一家茶葉公司的技術副總監孫慶娜,她畢業于山東農業大學茶學專業,在學員中很有口碑。“為什么芽頭長勢不旺?”“葉片為什么出現‘金鑲邊’?”八九位學員跟在孫慶娜身后,先后查看了兩位學員的茶園,大家七嘴八舌地發問,孫慶娜則一一作答。
回到與村委辦公室相鄰的教室,學員又進行了熱烈的小組討論,拿慣了農具的手拿起筆,在紙上寫下所查看茶園的優點和不足,貼在黑板上供老師點評。
在這樣的田間課堂里,李丕華和同村種植戶學到了病蟲害防治、肥水管理的最新知識,雖然很多時候這些種植能手知道的并不比老師少,甚至有不同意見時還和老師爭辯,“取長補短嘛,地里未知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李丕華同鄉、同被認定為新型職業農民的宋樹林說。
讓農民成為一種職業
按照農業部的規劃,新型職業農民包括生產經營型、專業技能型和社會服務型。相應的,除了對候選農民進行技能培訓,經營管理培訓也成為培訓內容另一條主線。
在山東,經營管理培訓一般在省農民教育培訓基地開展,時長8天,采取統一課程設置、統一服裝軍訓、統一教材等“八統一”準軍事化培訓。
對于闊別課堂多年的農民學員來說,高度封閉的環境讓他們明顯不適。有的學員直到上課兩天后才感覺“不那么緊張了”。
據授課老師之一、長清農廣校高級農藝師陳洪常介紹,8天里,學員要系統學習國家農業政策、風險識別與防范、市場營銷、農業產業園區規劃等知識,并輔以沙盤推演等模擬訓練。
令李丕華和宋樹林印象深刻的是,在售賣蘋果游戲中,他們所在小組組員分別扮演農戶和經紀人角色,隨著價格變動,挑選合適商機。“這和我們平時賣草莓是一樣的,同行不一定有同樣收入,這是在培養我們的市場意識。”李丕華說。
長清茶農蘭景峰從這樣鮮活的課堂中了解到合作社如何運作以及國家補貼扶持政策,“收獲很大”。當身邊有幾戶養羊的朋友想成立合作社時,他甚至可以熟門熟路地告訴他們具體流程以及該找哪些部門。
在山東省農廣校副校長姜家獻看來,培訓只是手段,關鍵在農民自我發育的能力,這就需要政策傾斜和扶持。
10年的大棚種植經歷,讓李丕華完成了最初發家致富的夢想,有了私家車,買了房子。不僅如此,10年間,他影響和帶動了身邊很多村民改種草莓大棚走上致富路。
“我們和父輩是兩代不同的農民。”在李丕華看來,父親那一代思想保守,以種植糧食作物為主,不敢嘗試新事物,而自己這一代農民敢冒風險,愿嘗試新的種植理念和方式。“但有一點完全一樣,對我們來說,土地是無價之寶。”李丕華說。
在同一片土地上“吃了苦也嘗了甜頭”的李丕華們,正將父輩們從不敢做的夢變為現實:讓農民成為一種職業。
經歷長達一年的培訓后,2014年4月,李丕華和宋樹林成為郯城縣第一批被認定的新型職業農民,也是山東省首批。“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李丕華難掩激動,農民從過去低人一等的“泥腿子”成為一種職業,這讓他腰桿挺起不少。
“當然,這也是份責任,不是說領個證就完了,既然國家承認我們是農業生產的主力軍,就應該身先士卒,帶領更多鄉親共同致富。”李丕華說。
他們所在的港上鎮向陽村513位村民中,共有7人獲此稱號。村支書石運海希望通過這7人的示范帶頭作用,進一步提升農產品質量安全,促進土地進一步集約化、規模化。


猜你喜歡
經典推薦
千炮彩金捕鱼手机版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 上海时时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19091期胜负彩 黑龙江时时专家杀号 五分彩是正规彩票吗 篮球赛事 094的独家提供的水果奶奶 今天晚上福彩3d几号 pk10实时开奖视频 老时时手机走势图